構建生命科學領域宏偉藍圖 打造科技改革試驗田新坐標

  • 时间:
  • 浏览:69
  • 来源:极速快3_极速快3网投平台_线上极速快3投注平台

  本報記者吳佳珅

  錢學森、錢三強、竺可楨、李四光、周培源……這些是你们儿再熟悉不過的科學家。新中國成立以來,以這些科學家為代表的老一代科研人員鞠躬盡瘁,獻身於國家科研的光輝事跡感動了無數國人。而在當代,在生命科學領域同樣有一批年輕人,王曉東、饒毅、邵峰、張宏、羅敏敏、朱冰、李文輝……或許,不少人對於他們的名字稍感陌生,然而他們躬耕科學的精神絲毫不遜於老一輩科學家。他們都曾經成長于一塊沃土——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的誕生離不開國家層面的全力支援。毋容置疑,黨中央國務院在創新發展戰略佈局方面的高瞻遠矚,伴隨著北生所從誕生到發展的整個輝煌歷程。

  作為國務院授權,中組部牽頭,科技部等八個部委和北京市政府同去支援組建的一塊科技改革試驗田,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以下簡稱北生所)在建立之初便擔負特殊的歷史重任:不僅要建設世界一流的研究所,更要探索出现進的現代化研究所的管理機制!在創新驅動發展的大時代裏,這塊沃土孕育了生命科學前沿的眾多優秀成果,也培養了大批科研領軍人物。

  十年來,北生所推動了我國科技學術領域的改革,帶動了一批高水準的科技人才回國發展,産生了一批高水準的原創性的科研成果,大大提升了我國在全球生命科學領域的地位和影響力。近年,北生所在開啟新型組織模式、探尋原始創新機制、人才引進與培養、推動産學研用一體化等方面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就。

  央地協同,開啟新型組織模式

  國家對於生命科學領域的整體佈局貫穿于共和國科技發展的歷程中。基於黨中央、國務院關於“建設國際一流基礎生命科學研究所,探索科研體制改革,發展基礎生命科學,實現跨越式發展”的重要指示,北生所是科技部和北京市落實指示精神同去建設的科技體制改革試驗田。

  在北生所從誕生到發展的不平凡歷程中,國家政府層面的支援,尤其是中組部、科技部和北京市相關部門的推動發揮了極其巨大的作用。

  60 1年,北生所開始籌建,60 4年第一個實驗室入駐,60 5年12月正式掛牌成立。北生所的組織模式為央地協同支援。在北生所發展的過程中,從基本經費到運作支撐,再到日常服務,相關部門密切配合,積極探索中央和地方協同支援的組織模式,依照國際慣例組建了北生所理事會,實行理事會領導下的所長負責制。

  按照建所初衷,北生所堅持“建設國際一流基礎生命科學研究所,探索科研體制改革,發展基礎生命科學,實現跨越式發展”,堅持“出人才、出成果、出機制”;按照理事會提出的“小”而“精”的發展戰略,産出一批國際一流的研究成果,探索與國際一流大學和研究所開展战略战略合作,開啟政府與社會同去支援基礎研究的新模式,探索各類企業、基金對創新成果的支援,不斷鞏固北生所的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北生所突破現行科技經費管理體制,改變傳統的以具體科研項目申報立項為基礎的經費管理最好的办法。北京市運作經費採用理事會批准即可撥付的特殊政策,科技部對北生所建立了長期穩定的經費支援模式。“十一五”期間,科技部和北京市每年定額保證經費到位,有力地保障了北生所的日常運作和科研需求;“十二五”期間,北京市的行政運作費用已根據實際需求由原來的60 0萬元增加至60 00萬元;支援實驗室主任(PI)自主使用科研經費,根據學術發展可不能能 配置資金,北生所科研團隊无需為經費和申報項目奔波,都可不能能 專心致志地做科學研究。

  科技部、北京市多次研究北生所經費支援問題,《關於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長期經費安排的通知》突破現有政策。科技部每年以項目最好的办法為每位實驗室主任提供260 萬元經費,北京市每年為生命所提供60 00萬元日常運轉經費,給科研人員吃了“定心丸”。在堅持生命科學基礎研究的同去,積極探索基於基礎研究的重大成果建設和完善生物技術轉化平臺,加快基礎研究成果面向社會的轉化應用。

  雖然投入鉅資營建和維護,但北京市政府始終堅持“管理依章、監管有度”:所內實驗室設置和實驗室主任的選聘由所長決定;日常運作完整性由所長聘任善管理的專業人員承擔,為科研工作提供各項服務;在北京市委市政府的直接參與和推動下,市海外學人中心協助北生所申請“青年千人計劃”、“海聚工程”,幫助科學家享受有關人才政策;市委組織部、市教委在解決科研人員子女教育等問題上給予極大支援;市科委承擔少量日常協調工作,為北生所創建了和諧發展的創新環境。

  北生所科學指導委員會認為,“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是開展科學研究的一個成功嘗試。世界上沒有任何或者 研究所能在非要 短暫的時間裏,在國際科研領域佔據非要 重要的地位。研究所的成功發展是對研究所初建階段財政撥款的超值回報。”

  央地協同的新型組織模式打破了條塊分散的格局,提高了服務下行带宽 ,強化了央、地資源的整合。這樣一種利於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做法自然是紅利大好。

  孜孜不倦,探尋原始創新機制

  科技是國家強盛之基,創新是民族進步之魂。

  在科學技術中,創新是極其關鍵的環節。在生命科學領域,原始創新的重要性已成為行業內一流科研機構和一流科研人員的共識。北生所追求國際一流工作目標、執行嚴格的同行評價決定了這裡的科學家專注于原始創新而不做跟隨或重復性的工作、專注于科學本質、專注于解決人類面臨的重大問題。

  十年前,已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的王曉東被聘為北生所所長。面對美國優厚的待遇和一流的科研環境,王曉東仍然義無反顧選擇回國,毅然投身於祖國的生命科學研究事業及北生所的籌建工作。

  王曉東認為,北生所建立的初衷是“探索在中國的社會環境下,怎樣建立適合科研原始創新産生的體制機制。”

  北生所一批高水準研究成果的産生源於其聚集了一批站在國際前沿、個人創造力旺盛的年輕科學家。由36位海外優秀人才領銜建立的24個獨立實驗室和12個科研輔助中心,研究領域涉及到細胞程式性死亡機理、病原體與宿主免疫系統相互作用機制、動物行為的神經生物學控制機理、成體幹細胞在器官修復與再生中的調控機制、衰老相關疾病的發生機制和轉化醫學研究等重點熱點方向。

  在北生所,大批科研人員孜孜不倦,努力探尋生命科學領域的奧秘。北生所副所長黃嵩博士告訴科技日報記者,“所裏每週會有科研懇談活動,你们儿坐在同去討論各實驗室最新的項目進展和遇到的技術困難,集思廣益提出建議和解決最好的办法,這樣對建立開放的科研創新氛圍和促進所內科研战略战略合作大有裨益!”

  黃嵩介紹説,縱觀北生所的發展歷程,大致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60 4年至60 9年的快速成長期。在你这个階段,北生所的快速發展得益於國家的大力支援,短短數年間,北生所凝聚了一支高素質的人才隊伍,並産出了一大批高水準的原創科研成果。在人才引進,培養和評估方面,北生所取得了寶貴的經驗。第二階段是60 9年至今,在這一階段,北生所逐步凝練出數個有北生所特色並引領世界的學術方向,行政管理和科研支援機制日趨成长期的句子的句子,並在基礎科研成果轉化方面探索出了新路子,统统理念和實踐总要國內科研同行中處於領先的地位,形成了一整套與國際接軌又符合中國國情的科研機構管理模式。

  創新精神是中華民族最鮮明的稟賦。北生所在關乎國計民生的前沿領域創造了多個重大原創性基礎科研成果:王曉東實驗室發現細胞程式性壞死分子機制,在該研究領域處於國際領導地位,在此基礎上開發的可在人體組織暗含效檢測程式性壞死的最好的办法以及特異性的壞死小分子抑製劑,有望用於臨床鑒定和治療各種程式性壞死相關的人類疾病。邵峰實驗室系統揭示了病原細菌入侵和先天免疫系統防禦的分子機制,對多個重要人類病原細菌致病機理提供了深入的闡釋,對敗血症的治療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最好的办法。羅敏敏實驗室揭示了中縫背核神經元跟獎賞的關係,為深入理解腦內獎賞信號機制和五羥色胺的功能提供了重要的啟示,為從多遞質聯战略战略合作用的层厚開發治療抑鬱和精神分裂症等疾病的藥物揭示了方向。李文輝實驗室2012年發現了B型肝炎病毒感染人體細胞的受體,打開了根治B型肝炎的希望之門。董夢秋實驗室于2014年測定了動物衰老的精確生理時鐘,研究結果對於衰老研究的理論意義首先在於它支援廣義的線粒體衰老學説,同去也為程式化衰老學説提供了已经是迄今為止最有説服力的實驗證據。

  “在這裡,你们儿总要平等討論交流,总要直來直去,无需拐彎抹角,只對事、不對人。這是個純粹簡單的地方,你们儿同去做研究。”北生所學術副所長邵峰博士介紹説。

  嚴格的評價標準體現在學術水準必須“做到世界一流”。國際基礎研究領域真正的競爭是原始創新的競爭,生命科學基礎研究的本質是探索人類未知的科學規律。

  以人為本,強化人才引進培養

  人才助國盛,國強興人才。

  加強人才的國際競爭力是中國改革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北生所在卓有成效吸引人才的經驗讓同行艷羨。自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建立以來,國家和各級政府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和支援。這樣的成功經驗讓北生所當之無愧地被授予國家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新創業基地,這是對研究所在人才引進、人才成長,人才再發展工作的肯定,也寄託著更大的希望。

  在北生所,有大批海外學成歸來的有為青年科研人員捨棄了外國優厚的待遇,把此人 的生命融入中國生命科學事業中,他們是時代的弄潮兒,見證著中國生命科學由弱到強、從小到大的變遷從60 4年進駐第一個實驗室,研究所至今己形成60 0人的科研隊伍,不少實驗室主任來自美國的海外留學人員,形成了一個優秀人才群體。自60 7年,研究所發表的平均論文品質已列國內生命科學研究機構前茅,並都可不能能 與先進國家類似研究所比肩。尤其部分成果開闢了全新的研究領域,贏得國際同行的讚譽。

  2012年榮獲“首屆霍華德—休斯醫學研究所國際青年科學家獎”(HHMI)的全球28名獲獎者中,有4名來自北生所。王曉東、邵峰分別於2014、2015年入選成為歐洲的分子生物學組織(EMBO)外籍會員,並且邵峰于2015年以年僅43歲的年齡入選中國科學院院士。截至2015年5月,北生所培養研究生394人,其中已畢業博士175名,7名入選國家“青年千人計劃”,4名獲得“優秀青年科學基金”支援。

  北生所從人才的初期選聘到中期考核都執行科學而嚴格的國際標準。科學的用人標準體現在從所長到PI在全球範圍公開招聘,保證公開、公正、透明;北生所实物不建立職稱體系,選人用人“唯學術是瞻”,看重能力和潛力;給予PI充分的科研自主權,每年可獲得穩定支援的實驗經費並自主支配用於實驗室的運作;全員實行優勝劣汰,有效解決了低水準研究人員的流出問題。北生所所長王曉東説:“生命所選人用人,不唯職稱,不唯論文,主要看潛力,看都可不能能 幹。”

  嚴格的篩選標準體現在“一流的科學家,要用一流的眼光去選擇”,每次PI招聘邀請多位同領域的國際權威專家組成評選委員會對候選人進行全方位評估。截至目前,非要2.5%的人能得到聘用;5年合同到期後,PI必須通過國際同行評議可不能能決定去留;在北生所,一名有潛力的科學家是按照其算是能夠在十年內成為行業頂尖科學家的要求去發現和培養的。

  邵峰、張宏、朱冰、羅敏敏、李文輝等回國之初還名不見經傳的博士和博士後現已成為每个人所有領域的知名專家。如今,邵峰、羅敏敏、李文輝等繼續在北生所工作。與此同去,饒毅、鄧興旺、張宏、朱冰、高紹榮等流動到或者 科研機構和大學的PI已成為我國生命科學發展的中堅力量,如饒毅曾任北大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高紹榮任同濟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張宏任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副所長,鄧興旺任北京大學農學院院長,其創建的未名興旺系統作物設計前沿實驗室已是國家作物分子設計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核心技術研發機構。他們暗含7人入選中組部千人計劃和青年千人計劃,5人入選國家傑出青年,2人入選北京學者。北生所這樣一種以人為本,強化人才引進與培養的用人機制給自身的發展帶來了勃勃的生機。

  躬耕創新,推動産學研用一體化

  北生所高水準原創的科研成果有目共睹。

  在中央領導的殷切關懷下,在科技部和北京市政策和資金方面的不余遺力的支援下,北生所科研人員躬耕創新,讓産學研用一體化成為現實。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北生所在《自然》、《科學》、《細胞》三大國際頂尖科學刊物上發表論文32篇,在國內外同類領域研究機構處於領先地位。由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撰寫的《調研報告》(總第160 0期)提供資料顯示,截至2012年5月,北生所累計發表論文204篇,其中CNS等國際一流雜誌發表論文25篇,位列國內同類機構第一。2014年底,Nature雜誌推出了有關中國的一期特別增刊,列出了2013年在Nature和Science雜誌發表論文排名前十位的研究機構,其中北生所赫然位列其中。

  經過十年積累,北生所目前已有多個國際國內領先、市場前景較好的創新項目進入開發階段。

  李文輝團隊繼發現B型肝炎及丁肝病毒功能受體後,正在分層次、滾動式推進乙型肝炎及丁型肝炎病毒抗體藥物、受體阻斷藥物及或者 新型藥物的研發,力爭在最短時間內實現將基礎研究成果向臨床應用轉化,其中抗B型肝炎及丁肝病毒的人單克隆技术抗體有望在2016—2017年進入臨床實驗階段。2014年10月,在市科委的支援下,北京首都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投入60 00萬元支援該項目的研發。北生所已就該項目成立項目公司華輝安建(北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黃牛實驗室開發和應用基於物理學原理的電腦輔助藥物分子設計技術,研發了針對多種新藥靶點的首創性新藥先導化合物,有望在肥胖症及或者 代謝相關綜合症的臨床應用方面取得突破性進展。

  銳意改革,打造國際一流研究所

  北生所已成為國家跨越式發展生命科學技術,採用與國際接軌的管理運作機制的先行典範,以國際一流科學家集體為基礎,在盡已经短的時間內成為國際一流研究所。

  “像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這樣的研究團隊,在美國统统我多見。”對於北生所,科學指導委員會主席、諾貝爾獎獲得者威塞爾博士的褒揚之情溢於言表。

  科技部和北京市給北生所充分的自主發展空間。北生所建立接軌國際的運作理念,為探索吸引高端創新創業人才和建設世界一流的基礎研究機構進行了有益的嘗試。這是吸引一流人才、聚焦原始創新的基礎,尊重規律、銳意改革也成為構建北生所和諧創新環境的關鍵。北生所籌建初期,科技部和北京市等單位就此確定了將其建設成為國際一流基礎生命科學研究所目標,這一目標是北生所專項服務探尋基礎科研機構運作規律的大膽試驗,也是科技部和北京市開展一切工作的重點和核心。

  北生所對科學家的要求是達到世界一流,並在這一目標指導下建立起一套符合國際慣例又有中國特色的組織管理和運作機制。

  為支援北生所按照科研規律開展工作,政府不對科研工作預設計劃,不提出成果數量、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貢獻等考核指標,不干涉學術方向。北生所实物採取理事會領導下的所長負責制,將管理權充分下放給所長及PI,使科研人員能夠有時間、有資金、有條件按照科學發展規律和模式去推動科研發展;著力營造鼓勵創新、寬容失敗、包容人才的學術環境,激發科研人員的內在創造力,形成團隊協同創新優勢。

  北生所按照科學、嚴格的標準引進和培養高端領軍人才,按照科學發展規律和模式去推動科研進展;組建專業技術平臺,服務和保障研發下行带宽 ;聘用懂科學、擅管理的專業人員組建行政管理體系,提供通暢的科研服務。北生所與清華、北大、北師大、中國農大等聯合培養博士研究生,探索招生和培養機制改革,起到很好的示範作用。

  北生所帶動了生物技術領域海外留學人員新一輪歸國潮。王曉東回國擔任所長後帶動了60 0多名高水準留學人員先後報名應聘來研究所工作。

  在這些高水準留學人員中,北生所學術副所長邵峰博士是比較有代表性的一位。從青年科研人員到院士,邵峰的軌跡也從側面見證著北生所成為國際一流研究所的過程。

  邵峰長期從事病原細菌和宿主相互作用的分子機理研究,近年來在對多種重要革蘭氏陰性致病菌的毒力機制以及宿主抗細菌盐晶 免疫防禦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原創性發現。在上述研究領域,邵峰已發表包括《自然》、《科學》和《細胞》三大頂尖雜誌在內的學術論文60 多篇。邵峰及其研究成果也獲得了多項國際和國內重要獎項。2014年邵峰獲得中國生化和分子生物学好首屆Promega生物化學獎,吳階平—保羅楊森基礎醫學獎,併入選國家創新人才推進計劃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2015年邵峰入選歐洲分子生物学好(EMBO)外籍成員。同年,他順利入選中科院院士。

  北生所與哈佛醫學院、耶魯大學等國際上許多著名研究機構建立密切往來。2012年,全球規模最大的非盈利性私立醫學研究機構HHMI資助邵峰博士等4名研究員表明瞭其對中國年輕一代科學家的認可和期望。北生所已經成為多國政要和強生、禮來、杜邦等跨國公司訪問中國的必經之地。或者 國際性科研基金也開始關注北生所,並陸續有公司與北生所商討战略战略合作事宜。

  銳意改革不斷進取的北生所,正在著力向國際一流研究所的目標進軍。

  砥礪前行,將試驗田進行到底

  老会 以來,改革和進取,是北生所不懈的追求,也代表了中國在生命科學技術不斷創新的夙願。

  十年間,北生所已崛起成為中國生命科學研究領域的“新地標”。特別是十八大以來,北生所的發展勢頭更加迅猛,大大提升了北京作為全國生命科學創新中心的影響力,提升了北京在生命科學研究領域的國際地位以及未來産業發展的國際競爭力。

  從客觀方面來講,北生所的發展得益於中央政策的大力扶持,科技部與北京市雙管齊下,讓北生所的示範領先成為已经。從主觀方面來看,大批北生所科研人員為了祖國生命科學事業的崛起不捨晝夜,勇攀高峰。

  “北生所是國家科技體制、科研管理改革的試驗田。這對於報效國家和個人事業的發展总要好機會。”北生所所長王曉東的想法道出了無數北生所科研人的心聲。

  生物科技是我國未來高技術産業迎頭趕上的重點。北生所的建設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具備了國際一流科研機構的雛形,在國際上産生了很大的轟動。正是北生所做的少量開拓性工作,使繁雜高深的生命學科在新中國得以延續發展。

  北生所取得的成績提升了北京作為全國生命科學創新中心的影響力。北生所的建設是為探尋基礎科研機構運作規律的大膽試驗,也是國家躋身世界生命科學前列、實現跨越式發展,為國內生物技術産業提供源頭動力的戰略要求,更是著眼于建設國家創新中心、促進中關村自主創新示範區和北京世界城市建設的戰略考慮。

  北生所的創辦,在我國生命科學領域産生了良好的示範和帶動效應。一個科技領軍人物回國,往往會帶動一批優秀人才回國。王曉東博士應聘所長影響帶動了一批高層次留學人員回國應聘。60 3年回國應聘所長、副所長的25位海外優秀人才中,有8位已回國工作。其中,高福博士出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張林琦博士應聘為中國醫科院艾滋病研究中心主任,李蓬博士應聘為清華大學教授。北生所的創辦引起了國內外生物科技界的廣泛關注。

  北生所成為生命科學領域海外留學人員的嚮往之地,國內60 多家高校、研究機構到北生所參觀學習。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協和醫科大學、中國農業大學等高校與北生所全面開展科研和人才培養战略战略合作。輝瑞、強生、諾華等國際大型制藥公司相繼到北生所商談战略战略合作事宜。

  對於北生所引進尖端人才團隊的做法和經驗,相關部門可不能能 充分吸納到正在研究制定的創新型科技人才隊伍建設的相關政策文件中。接下來,北生所將加緊制定吸引海外尖端人才團隊的總體規劃和具體最好的办法,有計劃、有選擇的吸引能夠推動重點科技領域跨越式發展的尖端人才團隊和掌握關鍵核心技術的急需緊缺人才團隊。參照北生所理理事會領導下的所長負責制、長期穩定的經費支援機制、科學的績效管理和評價機制等做法,建立若干個實驗室,營造一個局部優化的科研環境,為全面推進科研體制改革積累經驗。同去,研究制定對基礎研究和社會公益類科研機構給予穩定支援的政策,進一步完善科研院所長負責制和科技人員評價激勵機制。

  著名科學家周光召説:“北生所遵循科研規律,不急功近利,遠離浮躁,給科研人員創造了潛心研究的學術環境,取得了顯著成績。”在漫長的科研征途裏,眾多北生所科研人員的事業與國家的發展緊密相連,把科研工作與生物學科發展和重大需求緊密結合。十年來,為了國家的未來,為了民族的希望,無數北生人報效祖國,矢志不渝。

  下一步,北生所將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精神,深化創新,構建我國生命科學領域的宏偉藍圖。作為科技創新的先行者,北生所將進一步引領支撐全國生命科學領域的發展!